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州内动态
【生态玉树】三江源生态治理得成效 白色精灵成“常客”
来源:http://www.qhys.gov.cn    时间:2018年11月28日    

    秋日的三江源微风阵阵、天蓝水清。傍晚,在野外实地调研了一整天的李雨晗正准备收工回营地。这时,一道熟悉的身影从远处的山岩间掠过——雪豹,这是李雨晗第11次目睹雪豹了。

  雪豹素有“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”之称,由于雪豹捕食家畜且皮毛经济价值高,上世纪80年代,盗猎导致中国境内雪豹数量急剧减少。近年来,伴随着生态向好和社会保护参与度的提升,中国雪豹数量趋于稳定。

  2017年,李雨晗大学毕业后来到位于三江源地区的玉树州,在长江源头及澜沧江源头周边进行野外生物多样性本底调研,她曾在当地一天里连续看到7只雪豹。位于青海省南部的三江源地区是长江、黄河、澜沧江的发源地,珍稀野生物种众多。据了解,三江源地区全境估算现存雪豹数量或已超过1000只,被学界公认为世界雪豹连片分布最集中的区域之一。

  如今在山谷里时隐时现有“幽灵猫”之称的雪豹频频亮相,正是三江源生态治理改革步履不停、初现成效的缩影。

  活动在玉树州的雪豹

  重构区域生态版图

  作为我国乃至亚洲重要的水源涵养区及生态安全屏障,三江源地区平均海拔超4000米,气候严寒,生态环境脆弱。20世纪末,人类活动和气候变化等因素导致当地生态逐步退化。2005年,我国启动为期9年的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工程,开始对三江源生态环境进行应急式修复和保护。

  “一期保护工程实施以来,三江源区生态系统退化趋势得到了初步遏制,重点生态建设工程区生态状况好转。”时任青海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、三江源办公室主任李晓南告诉记者。相关报告显示,一期保护工程实施后,三江源草地面积净增加123.7平方公里,水体与湿地面积净增加279.85平方公里,荒漠生态系统面积净减少492.61平方公里。

  2014年1月,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二期工程启动,实施面积由一期的15.23万平方公里增加到39.5万平方公里。2015年,三江源又在全国率先启动国家公园体制试点。

  打造生态文明样本

  2016年,中国首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在三江源地区设立。国家公园总面积12.31万平方公里,占三江源面积的31.16%。

  对于世代“逐水草而居”的牧民而言,放牧是大多数人唯一的生存技能。如何引导禁牧减畜后的牧民参与国家公园保护与管理,使其能从中受益、实现脱贫致富,这是在体制试点期间需要下好的另一盘棋。

  李晓南说,从2016年开始,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中创新设置了生态管护公益岗位,并逐步实现“一户一岗”,管护员优先从贫困户中选择,每户1名,培训上岗后按月发放报酬,年终进行考核。在地广人稀的三江源地区,“点成线、网成面”的生态管护体系正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  “草原、河湖、冰川安好,动物自得喜乐,这就是我的心愿。”30岁的卓玛加是玉树州曲麻莱县多秀村的牧民,2016年成为三江源国家公园聘用的生态管护员后,每月可获得1800元工资。截至目前,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已设置生态公益岗位17211个,完全实现“一户一岗”,户均年收入增加21600元。

  创新举措不止于此。2017年3月,玉树藏族自治州成立三江源生态法庭,以民事、刑事、行政“三审合一”的审判模式,依法审理各类生态案件。

  “通过这些举措,青海正努力将三江源打造成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‘样本’。”李晓南说,截至目前,公园各项体制改革工作已得到有效推进落实,力争于2020年前后建成国家公园。

  构建自然保护地体系

  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两年来,青海省积极践行源头责任,大胆尝试、扎实前行,在三江源地区逐步构建起集国家公园、自然保护区、生态修复治理区、自然遗产地为一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。

  2017年8月1日,《三江源国家公园条例(试行)》正式施行,成为全国首部为保护国家公园而设的地方性法规。《条例》规定,禁止在三江源国家公园内采矿、砍伐、狩猎等,并对园区民生改善、社会有序参与等方面进行了明确。

  随着《三江源国家公园总体规划》的发布,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规划和生态保护、生态体验和环境教育、产业发展和特许经营、社区发展与基础设施等专项规划也将相继出台。此外,制定印发了三江源国家公园科研科普、预算管理、社会捐赠等11个管理办法。三江源生态环境治理向科学化、制度化、体系化不断迈进。

  最新遥感监测结果显示,三江源地区沙化土地植被盖度已由生态退化最严重时33.36%提高到如今的近40%,产草量达3082千克每公顷,乔木、灌木林的郁闭度及蓄积量均呈增长态势。2018年9月14日,首个国家公园研究院——中国科学院三江源国家公园研究院在西宁市揭牌成立。该研究院计划最终建立完整的生态监测评估预警体系,建成大数据云计算技术支撑下的科研、科普展示平台,努力补齐当地的人才和科技短板,为三江源国家公园步入发展建设阶段的各项后续工作提供智力支持。

  “这一系列‘打破常规’的创举,最终目的是探索建立效率更高、权责更加明晰的自然资源资产统一管理格局。”李晓南说,目前来看,试点已初步构建了规划、制度、科技支撑、监测评估等多位一体的公园管理保护体系,为三江源地区建立完整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打下了坚实基础。